夜行书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鸵鸟哥文学网www.tngbb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布料被剪开,原本应该滑嫩的肌肤,如今早已血肉模糊,可见到一道道细薄的划痕,似乎是被利器划伤。

老人面色苍白,额头都是细密的汗珠,苍老的身躯有些颤抖,但握住银针的手依旧很稳,将一根根银针扎入秀娘周身的穴位。

陈家老婆子曾是一位富家千金,后家道中落,成了这座小城唯二的接生婆,略懂些医术。

她已经清醒过来,知晓发生了何事,此时她的手探入秀娘染血的下半身,在小腹处和身下不断摸索。

她眉心的黑痣随着眉头的紧皱而起伏。

秀娘根本不到生产的时机,如今不过怀孕没多久,这伤势从内到外,早已将秀**身躯破坏得一塌糊涂。

“宫也碎了...”陈家老婆子伸出血淋淋的手,颓然坐在地上。

老人似乎没有听见,依旧不断忙着手中的活,他的陈旧儒袍上,已染上了大片血迹。

有秀**,也有他自己的。

“砰。”房门被撞开,王富贵儿端着个大碗,斜跨着一个小竹篮,冲了进来:

“师父,吊命汤。”

老人捏去秀**鼻子,扳住嘴:

“灌!”

陈家老婆子起身,上前帮把手,王富贵儿缓缓倾倒着土褐色的汤药。

“倒快点!”老人怒声。

王富贵儿碗口一弯,药汤涓涓奔流。

“土方留下,出去!”老人一手接住药碗,将最后一缕药渣和汤药灌入秀娘口中,随后将碗一甩。

王富贵儿接过药碗,褪下小竹篮,放在地上,转身就跑。

他认得不少草药,也会熬药,但却不懂什么医术,此处有陈婆帮衬师父就够了。

房门被带上,王富贵儿一**坐在门口,他看了一眼蹙眉焦急的李纯钧,也不说话,从怀中摸出半截萝卜,拽着萝卜头便啃了起来。

啃着啃着,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起身就向前堂跑去,翻箱倒柜。

李纯钧靠着一侧的墙壁,颓然滑下身,坐在地上,他深埋着头,一呼一吸,吐纳着剑气。

历史军事推荐阅读 More+